• SHoRt StoRiEs 短篇
  • 【短篇】黑暗使者之艷殺

    bag-801703_640

    如果遇见她是我一生中最倒霉的事情,那我希望这倒霉的事早一点来临。

    虽然到最后一切都变得不如意,我却从来没后悔过。

    她,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,谜样般的女人。

    林晨亦,一个温柔的名字,却有着跟她的名字完全着不上边的职业。

     

    她,是一名杀手。

    而且还是杀手组织幽冥旗下的四大使者之一 —— 黑暗使者。

     

    这一切都是她告诉我的。那一个夜晚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。

    和她相识的第67天,那一天是我的生日。她打扮得花枝招展,手上捧着蓝莓芝士蛋糕,说要和我庆生,顺便庆祝相识了67天纪念。

    她说,67对她来说,有一个很特别的意义。

    很扯。我知道。

    她也知道。

     

    我的生日从来没有人知晓。我开始怀疑她并不是个单纯的护士。

    虽然她解释说无意间见过我的护照,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说,她突然变得一点也不简单,而且陌生。

    然而,我選擇假装相信她的一切。

     

    “生日快乐!”我仍旧记得那天我一打开门,她立即展开迷人般的笑容,双手捧上蛋糕迎向我。

    “谢谢!”虽然怀疑,但我内心卻有那么一个小小的角落,正兴奋地跳跃着,如蓝奏乐的音符般拨动着我的心弦。

    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子,能带给我比小鹿乱撞更为雀跃的感觉。

    那一晚是我人生中过得最开心的一晚。伴随着浪漫的情歌,我们开始在客厅内跳起舞来,亲密而甜蜜的。蓝莓芝士蛋糕、我最爱的红酒,以及我为她下厨而煮的七分熟黑胡椒牛排。一切的一切,宛如身在梦幻中迷茫却又带着神秘的惊喜。

    我们聊了很多,天南地北的,舒服自在。然后我轻轻地吻上她那柔嫩般的唇瓣,宛如樱桃般甜美而诱人。我仍旧记得当我亲上她时的温柔,那令人迷醉的滋味刺激着我的味蕾,挑动着我每一个神经。

    我越吻越陶醉,双手温柔地探进她的华丽晚礼服内,轻柔地抚摸着她每一寸肌肤,由下而上。而每进一刻,我就越发觉得我爱她越深。

    那一晚我们疯狂地拥抱,互相享受着对方的温存。每一滴因为刺激和兴奋的汗水沿着我们的肌肤缓慢而下,落入床褥内。

    在我们正疯狂地做爱时,她突地在我耳边轻轻吹气,诱人的嗓音像是地狱迷魂曲般轻轻地在我耳际诉说:“让我给你一个不一样的夜晚吧!”

    而后,她用她的丝袜绕着床杆绑着我的双手,用她那可以杀死人的舌头挑逗着我每一寸肌肤,那一刻我真的以为我将会醉死在她的温柔乡里。

    就在我进入忘我的世界时,忽然我感觉到一股寒意袭上我的太阳穴!我倏地睁开眼睛,一脸惊讶地望着她冷漠的脸,而她手里那一把娇小的手枪正指着我的脑壳!

     

    “妳……”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,一句话也说不上来。

    “对不起。”她冷冷地说道。

    她的一句对不起终于令我搞懂了一些事情。她和其他人一样,都是来夺走我的性命。不同的是,这一刻,她连我的心也夺去。

    我没有愤怒,没有痛恨,有的只有那万分般的痛苦,正狠狠地扯痛着我的心扉!我怎样都没有想到,她原来和别人一样!原来都是一样!

    我悲痛地轻笑,然后大笑,笑得翻天滚地。

     

    她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我。

    是不是以为我疯了?我暗忖。

    我还是一直笑,无法压抑无法停止地笑。

    可是,下一秒笑声嘎然停止。

     

    我阴森地冷冷凝视她,语气不带任何情绪地说:“一枪,从这里射进去。”

    “什……什么?”

    “一枪射进去!妳不是来杀我的吗?”我鄙视地扯了嘴角。

    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一股阴冷的寒气突然罩上她的脸庞,似乎认为我在开她的玩笑,试探她的胆量。

    “不不!”我觉得有点可笑。“妳并不简单,我怎么可能会认为你不敢?!”

    “呵……”她轻笑。“要不然就是你疯了!”手仍旧持着枪把,枪筒仍旧顶着我的太阳穴。那一刻我很想知道,如果我稍动一刻,我的脑袋会不会立即多了一个洞?

    “果然聪明!怪不得我那么喜欢妳。”

    “果然疯得很彻底!不愧是你。”

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这一刻我笑了。我喜欢她说我疯的样子,因为我了解她说我疯的原因。“告诉我,谁要杀我?”

    “你知道的,杀手有自己的规则。”

    “对我,难道不能有例外?”

    “你?哈哈哈……”她突然笑得很用力,然后也很用力地停止笑声。“我对我自己说过,如果我杀不了你,我本人会为你做一件事情。”

    “很笨,对不?”她轻蔑地牵扯着嘴角。

    “我早已习惯了。”

    “如果我杀不了你,我会告诉你谁要杀你。反正不管怎样我也只有一条路。”

    “什么路?”我一听,整个神经都紧张起来。我疑惑地皱着眉头,心里却祷告着别让我听到我不想要听到的答案。

    “死!你知道的不是吗?”

    “我不会让妳死的!”我脱口而出。

    “你阻止不了。”她收起微笑,回复了刚才冷漠无情的表情,後深沉地道:“就让我们看看究竟是你死还是我亡吧!”

     

    一秒、两秒、三秒……

    一分钟静静地过去了,静得我以为世界就这样停止,地球也停止转动。

    我没说上一句,她也没。

    然后她失望地收起枪把,快速地穿上衣服,转身往门口走去。

    在她离开的那一刻,丢下了一句话,一句我永远都会记得的话。

     

    “我是黑暗使者,要杀你的,是冥王。”

    过后,我再也没有看到她的踪影,一直都没有。

    八个月后,我终于得到她的消息,一个足以把我给推下十八层地狱的消息。

    抚摸着冰冷的墓碑,我悲恸不堪地深情望着她绽放诱人笑容的黑白照片。没想到,我这一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再次拥抱她的温暖。

    情报告知,因为她艳杀我失败,所以被组织干掉了!

    那天起,我对天发誓,我一定会为她报仇!後,我再也没有去过她的坟墓,都已经有一百二十二天了。

    我忘了说,我叫雷诺.卡比奥纳,意大利黑手鹰黑帮组织的老大。

    而冥王,将会是我这一辈子追杀的目标。

    Leave a Reply